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大魔王转生到阴茎上的这档事

大魔王转生到阴茎上的这档事
 第一

  傍晚时分,夜幕徐徐降临。这个人烟杳至的小公园里,有那幺一个人,正要做一件偷
鸡摸狗之事。看他样子稚气未退,端正五官,瘦弱身段,身上还穿着附近中学校的制服,
背着单边书包,颈上挂着耳机,正要跨过小树丛走进阴阴暗暗的林木之间。

  选好地点之后,他再次环顾四周,就算阴暗环境未足以掩人耳目,壮硕树干亦足以藏
人。他深呼吸一口气后乾脆的丢下书包,掏出手提电话,再戴好耳机。轻拨数下,手机明
亮起来了,而其中的声音亦隐隐约约从耳机旁边传了出来。

  『雅美蝶——啊啊,雅美蝶——』

  想的没错!这个人现正躲在傍晚公园里阴暗角落的大树后方,一边欣赏色情影片,一
边準备宽衣解带。

  这个人的名字叫做戴翩泰!因为名字的关係,朋友同学都戏谑他做大变态。他今年才
十七岁多,正值血气方刚的青涩之年。而自他懂事开始已人如其名,有其色慾之相,自小
已对女色嚮往渴求,奉行有奶便是娘的至上真理。因此自踏入青春期之始,他已经沈迷女
色,一纵不起。哪天开心了,他打飞机庆祝。哪天不开心了,他也打飞机慰藉自己。彷彿
在他的人生里,只有性才能满足他身体里深不见底的渴求。

  不过!不过!不过!他至今仍是青头仔,即还是未经人事的处子!事实上他一直以来
所沈迷的女色,其实只限于看着吃不到的伴碟小菜。小时候是图画,长大了是小黄书,现
在则因科技之便而成了掌中手机。为此,左手机,右飞机,他阅遍所能阅览的欧美日韩星
马泰,亦为此,他摇尽手中耻物打尽天底下女生的飞机。

  「嗄嗄,原来这就是打野战的感觉!嗄,真刺激……」盯着画面,撸着摇杆,还需要
不时顾盼四周提防陌生人身影的戴翩泰,正在喃喃的道「这一炮打出来了,我便能解锁这
个人生成就了。」

  『嗖——』此时此刻,天空上出现了一道暗淡蓝光。
  「嗄,果然还是伊观琴秀的片子最好用。」越撸越快。

  『嗖嗖嗖——』那道蓝光越来越接近了。
  「够骚够大够水多……嗄,叫声还浪死人了,听着也能射出来呢。」越快越撸得起劲。

  『嗖嗖嗖嗖嗖——』从轨迹来看,似要坠落于不远处。
  「要是能够跟她……」

  『嘭——』着地的瞬间,只有一声闷响,蓝光立刻消失无蹤。

  要不是那声闷响震耳欲聋,戴翩泰差点就忽略了外界的一切!只是当下他的心思都在
摇桿的份上,也只好藏头露尾的躲在树后匆匆打量外边环境一下。花了大概三秒,当他确
认了公园里一切如常之后,他又再次回首专注于色情影片上,继续自得其乐的打飞机去了。

  「嗄嗄,快要来了!我的人生成就要解锁了!」
  『呜啊……』

  「呃?谁?」
  『救……救我……』

  「是我有幻听吗?还是这里……」戴翩泰终也抵受不了,脱下耳机再次确认一下。

  『求你救救我……』苟延残喘的声音传来之时,一只形似枯乾的手搭在他的脚丫上。
定睛审视之下,这只手的主人是一个衣衫褴褛,形态佝偻,有如一具乾尸般油尽灯枯,行
将就木的『人』。但明显的,他不是一般人类,因为人类的额上不会长有两只山羊的犄角。

  「哇啊啊——什幺鬼!」当下,戴翩泰已被吓得三魂不见七魄,跌坐在草丛上,光着
屁股且爬且退的。

  戴翩泰越是仓皇后退,那个『人』越是苟延残喘的匍匐前进。终于在那个掉落的手机
光线映照下,戴翩泰也能一观这个『人』的真正容貌——两个字!恐怖!乾枯的皮肤下,
眼窝深陷,口鼻坍塌,一双犄角后是寥寥无几的毛髮。伸来的手更是嶙峋峥嵘,指甲有如
爪牙,状甚骇人。

  惊慌当下戴翩泰已被吓得腿软了,也管不了光着屁股,亮着大屌,只懂得挣扎后退…
…然后,没退路了。被眼前可怕生物吓破了胆的他,什幺也做不了,只能乾瞪着眼,全身
瘫软坐在墙角尽头,眼巴巴的看着这个有如活死尸的『人』朝着自己爬过来。

  『救我……救我啊啊啊……』那个『人』终于匍匐爬到戴翩泰的跟前,嘶叫着沙哑的
声音,这一手揪着他的大腿,另一手竟直截了当握着他的大屌!当下,对方是如此握着戴
翩泰的大屌,敢情那是悬崖上的唯一一根救命小树丫般,再不紧紧握着便会无所依靠,从
此跌进万丈深渊粉身碎骨一样。

  「救救救!我救!我救就是了!求你放过我,好吗!我还不想死……我长这幺大了还
是处男来的,我还不想死呢!」被恐惧佔据了的戴翩泰,慌乱得只懂一一应允对方所求!
但其实此时此刻,在他心底里最痛恨的是自己只懂腿软,而那里却怎幺也软不下来。毕竟
现在的处境,身下命根子被一个可怕的人、一只可怕的手握着的感觉,也够让他吓尿了。

  只不过比起这些,更让他害怕的事要来了!那个『人』竟朝着他张开了状如黑洞的嘴
巴,沈沈的嘶叫一声之后,就往他的命根子钻了下去——

  『呜啊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救命!救命!救命!救命!」

  ——  我是分隔线  ——

  「……嗯?」

  公园里的这片草丛上,万籁无声,漆黑如故,彷彿刚才的一切可怕事情从不曾发生过
似的。这刻,就只有戴翩泰一个人,光着屁股亮着大屌,掩脸瑟缩瘫坐地上。儘管万分不
愿意,但他终究还是从指缝间,确认了外在环境的安全情况——这里除了他以外,别无他
人,更没什幺奇怪生物。屏息静气环顾四周,只有掉在不远处的手机还在发出闪闪烁烁的
光芒以及耳机隐约传来的吵杂声。

  惊魂未定,如此状态下,戴翩泰那根大屌这才懂得慢慢的软下来。

  「呃……什幺鬼?」虽然余悸未了,但随着时间过去,戴翩泰还是重新适应眼前环境
。直至收好了惊,呼吸渐渐平和了,身体也回复了动能,他这才察觉屁股被小草搔得又痒
又痛,同时也被手机发出的光芒吸引了注意力。虽然现在的他满腹疑问,关于刚才发生的
事,或者是否发生了什幺事,戴翩泰一概不能肯定。但现在,他唯一能够确定的是,此地
不宜久留。

  当整理好这个想法,戴翩泰也不顾狼狈,连爬带滚的捡回自己的衣物行装。他一边收
拾衣物、电话耳机,悻悻然的看着屏幕上还在播放的色情影片,一边暗骂自己的愚蠢。一
想到刚才还在独个儿打飞机那回事,别说心情了,现在就是要他再次勃起也很困难。现在
的他,只想快一点逃离这个鬼地方而已……

  「呃?」正要关掉影片之际,戴翩泰突然呆住了。
  『女……女……女啊……』不知哪里传来,只知道那个沙哑嘶叫的声音再次出现。

  当影片里的伊观琴秀被干得丰乳飘摇之际,戴翩泰也突然起了强烈反应——心情兴緻
什幺的别说了,他只知道自己勃起了!而且不是一般硬了而已,而是勃起得让全身绷紧的
程度,好像整个人的血液都往那里流转冲击一样,彷彿它自己有了生命般,坚挺坚挺的把
裤裆撑了起来!

  而在如此坚挺的状态下,它对一切从外界而来的接触都是如此敏感,包括自己的手…
…虽然戴翩泰一直以来都只有一双手而已。两者接触的一瞬间,难以言喻的极緻兴奋感觉
悠然而生!刺激得让戴翩泰惊为天人,浑身发抖!因此在这个时刻,他默默做了一个决定
!哪管什幺心情兴緻,哪管什幺惊甫未定,当下他只想再次粗暴的撸管起来,敢情要把这
一个飞机打了出来再算!

  『呜啊啊……不!不要……』才刚起动了摩打手,那个嘶叫声又再次出现了!
  「不要你妈的!现在啥鬼也阻不了老子打飞机的了!现在撸这个太爽了!」

  『求你不要再撸了,求求你……啊啊啊,本……本座会……』
  「老子啥鬼也不怕!老子啥鬼也不怕!老子啥鬼也不怕!」盯着屏幕的戴翩泰,喃喃
有词的如此唸道。

  『这炮……啊,打了出来的话,本座会……灰飞,啊……烟灭……』

  ——  我是分隔线  ——

  此时此刻,有个矫健的身影亦步亦趋的跑进公园里头。虽然看不清楚外表,但从那四
处张望的轮廓,这个人似乎正在寻找东西吧。直至走到路灯之下,她的身影才悄然尽现。
乌黑长髮之下,是一张俏丽脸蛋,黑眸子水汪汪的,令人一目难忘。更有着集燕瘦环肥于
一身的姣好身段,该大的大,该小的小,一举手一投足一颦一笑都散发着迷倒众生的诱人
风采。

  「在哪?明明看见它朝这个方向掉下来的……」她一边顾盼四周,一边喃喃自语。

  虽不知道在寻找什幺,但如她这幺一个娇俏女生,竟全然不顾自身安危,只身深进这
个被黑幕围绕人烟杳至的公园里。

  ——

  『女人?是女人的气味……啊!是女人啊啊啊啊啊!』

  「等等!你……那是什幺?这些光是什幺回事?为何我的身体会这样的?」

  『当然是本座纡尊降贵,借用你这个低下人类的身体使用!』

  「借,借用?你在我的身体里?」

  『原本我只是依附在你的烂阳具里,但因为你太废了,要是任由你继续自渎射精的话
,搞不好还会把本座最后一丁点的魔力也射出来糟蹋了。所以我决定反客为主争取最后机
会……只要成事的话,本座往后一段日子就能静静待在你的烂阳具里休养生息。』

  「休养生息?什幺鬼……但等等,你借用我的身体到底想干什幺?」

  『等着瞧吧,青头仔。』

  「青青青头仔?喂!你到底想干什幺?」

  ——

  从阴暗草丛中传来了窸窸窣窣的杂声之际,那个女生立刻有所警觉,把书包捧在胸前
。虽然心生害怕,但为了确认是否自己一路追赶而来的物体,所以她仍斗胆伫足原地静观
,当然也同时作好了事非得已立刻拔足逃跑的心理準备。

  「呃,是你……阿泰?」看见藏在草丛中的身影后,女生呆了,但也转瞬间变得宽容
起来「竟然是你呢,刚才害我差点吓破胆了!但你怎幺会在这里的?喔,难道说你也因为
刚才天上那个光源而追寻到这里来吗?想不到你也对这些东西有兴趣呢!不过说,你是不
是有什幺发现?因为我觉得它应该是掉在……呃?」

  『女人!本座要跟妳性交!』沙哑声音如此说道之时,轮廓亦渐渐暴露在灯光之下。

  「你说什幺?你……」惊觉的一瞬间,女生羞怯的别开了脸,口齿不清的道「等等等
等!你在干啥?你快点把裤子穿回去吧,好吗!」

  『呼嗄——』就在女生尴尬得无法直视的时候,对方缓缓迈步向前,从容不迫的向其
伸出魔爪!

  「阿泰你……你到底想干什幺?」

  皎洁月光之下,衬托着这一张脸孔,这个人——戴翩泰好像一下子变得俊俏起来了!
那双眼睛变得深邃,炯炯有神,浑然散发出一种闪闪发亮般的异样光采。但再怎幺变得俊
俏也好,看人还是得看整体!毕竟戴翩泰在整齐上衣的身下是光脱脱的一丝不挂,只悬着
那根傲然挺立,朝天直指的大阳具,这个感觉……真的人如其名是个大变态。

  「你到底想怎样……」

  这一刻,面对这个上身英俊下身猥亵的戴翩泰,女生眼中闪过一丝踌躇,然后……她
逆来顺受的迎上对方居高临下的吻!但那不是一般的亲吻,而是强吻。没有让女生有半点
歇息的机会,戴翩泰的舌头已经闯进樱唇之内,不断打转搅动,状如噬食。随之而起的魔
爪并出,哪管隔着衣服也在猛的揉弄女生的胸部。至此,她似乎起了一点反应,下意识握
住了对方正在肆虐的手。

  渐渐的,随着戴翩泰越来越猖狂的猥亵行逕,女生的反应也越来越激烈,直到一个点
上,她终于忍受不了而奋力挣开戴翩泰的侵犯,继而怒目相向。

  「戴翩泰!你很过份!」悻悻然的骂着,女生朝戴翩泰掴来一巴掌。但这巴掌掴不下
去,因为被挡住了,而这些都让女生更感羞愤难当,当下,除了恶狠狠的盯着他之外,甚
幺也做不了。

  然后,她也逃不了。

  当她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人已经再度沈进戴翩泰的怀中,被他强行抱住,被他强
行狼吻,甚至被他强行撕破了衣服,让白雪雪的大胸部跌荡出来,也让那只尖指利爪撩绕
其上肆意蹂躏。如果说刚才的侵犯都是她能够理解的事情,那现在正发生的一切都是她始
料不及,而且远远超乎她的想像。毕竟,自她所认识的戴翩泰都是一个徒有高大外表,实
质外强中乾的弱者,永远当上被欺负的那个。只是当下她不知道的是,现在她所面对的人
并不是戴翩泰,而是一个被附了身着了魔的邪恶使者。

  面对如厮侵犯之下,女生的身心已经乱成一团,更遑论搞不清楚自己身体上和心灵上
的种种挣扎。身体上的真实感觉告诉她,整件事情不算很坏。但心灵上的告白,却不断说
服她知道自己应该要痛恨眼前正在发生的这一切。因为不管有多舒服享受,那些愉悦快感
,从外而内,从身至心的过程里,也一一转化为噁心难耐无法忍受的阵痛。

  直至被推倒的那一刻,就如最后一根稻草。

  「戴翩泰……」被推倒地上了,被掰开了大腿,女生侧下脸闭上眼,沈沈说道「我会
恨死你。」

  『啧!那本座会让妳爽到死为止——』对于如此明白的憎恨,戴翩泰不只不为所动,
更是回以嘲讽鄙视的诡异笑容。罢了,他的指尖轻划过女生身下的最后一道防线,水蓝色
的内裤应声破掉,让里头那丛亮丽毛髮,还有那道粉嫩粉嫩的小肉缝完全暴露出来,就在
月色的映照下描绘出诱人轮廓。

  ——

  「够了!真的够了!不要再做了!她是我同学来的!」

  『你很烦哎——事情还没完结之前,不要再吵着我,好不好。』

  「不好!真的一点也不好!我不可以这样对她!她不只是我同学,她还是我最好朋友
的女友来的!」

  『呵!朋友妻,最好欺——嘿嘿——不是吗?』

  「不是的!不要这样!她……她哭了!我求你停手好吗!我不想看见她难受的样子!」

  『她难受?啧,这个女人的身体反应很好呢!你看她的肉穴是不是跟她眼睛一样水汪
汪的了?』

  「拜託!不要让我看见她的那里!」

  『啧,怪不得你还是处子……那好!我不只要让你看见,本座还要让你品嚐一下她的
鲜嫩肉汁呢!』

  ——

  「呜嗯——」舌头滑过肉缝的瞬间,那感觉竟是如此强烈,女生几乎控制不住叫出声
来。

  「啧!」闻声抬头,戴翩泰只是发出一声嘲笑,然后便再次埋首她的腿间,品嚐……
不!那不是品嚐,应该说是狼吞虎嚥才对!嘴唇贴着阴唇,舌头深入其内,他是如此大口
大口的啖食着女生阴道分泌出来的液体,彷彿那是一种富有营养的甘露般。

  「呜呜呜——呜呜——」而这些都让女生既反抗不了,也接受不来,只能绷紧身体合
上嘴巴,绝对不让自己心里羞愤怨恨的感觉,经由嘴巴变成淫声浪叫。

  「已经很爽是吧?身体忍不住不停扭动起来了呢。」末了,戴翩泰还是一副嘲弄态度
的说着,好像在嘲笑着女生的抵抗有多徒劳无功一样。睥睨着女生投来的怨恨目光,他一
边抹去沾在嘴角上的汁液,一边漫不经心的将两手置放在女生各自分开的腿上。虽没明言
,但这副架式已很清楚明白,遑论身下那根大阳具已不偏不移指向她的阴户。

  ——

  「够了!真的够了……做到这个份上我心满意足的了!我求你不要再伤害她,好吗?」

  『不,你放心,只要干了进去,她再也不会觉得难受的了……我以地狱万王之王之名
发誓保证。』

  「不是难不难受的问题,而是……不,如果你真的想干的话,我们另找一个女生也可
以的,好吗?」

  『……你不明白。』

  「我不明白什幺?」

  『以我现在所余无几的魔力,只能勉强附身一次,所以……要是这次搞砸了,我也许
就会从此灰飞烟灭消失殆尽。而且我不能信任你,像你这种有贼心没贼胆的瘪三,要是你
再像刚才一样只想把精液撸出来的话,我有多少魔力也没用。』

  「但……」

  『相信我,我不会令这个女生难受……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够跟你保证的事情。』

  ——

  如鸡蛋般大的龟头,已抵在女生水嫩水嫩的肉缝上,轻轻淡淡的磨蹭起来。这些轻微
的前戏动作,已够让女生感到异常刺激,也足够让不谙人事的戴翩泰惊为天人!毕竟人生
到了这一刻,他才知道原来把东西放对了地方,那个感受竟是如此难以言喻的美好!

  现在眼下这个时刻,他知道,只要稍稍使一点力,那道肉缝就会被他的龟头撑开了。

  「呜——呜啊——」到此,女生再也无法闭合嘴巴了。

  这一道力就像泼水一样难收,只要轻轻一推,与之相对应的那个强大吸力也在互相作
用!龟头才刚滑进女生肉缝之内,强烈的愉悦快感已经不可竭止,好像在逼使自己更深进
其内一样!戴翩泰也搞不清楚现在是谁在推使,是他还是女生?还是各行其是?他只知道
龟头越是没入小穴,阴道的湿暖肉壁越是紧紧包覆着它,而这一种感觉是前所未有过的兴
奋刺激!是自渎所无法比拟的甘畅淋漓快感!

  「嗯啊啊——」女生的红唇贝齿终被打开了,也喊出了一声浪叫。

  那一声令人酥麻不已的闷骚浪叫,于戴翩泰来说,有如一种鼓舞动力——他知道,她
并不难受!为此,戴翩泰也告诉自己再没有什幺退却的理由。毕竟现在只要再往前一点,
再深入一点,他就能踏上新的人生舞台,开创全新的小天地,也能终结自己一直以来只靠
一双手苦干十七年的撸蛇生涯!

  「嗯啊啊啊啊——」一插到底的那刻,女生的脸上彷彿闪过一丝困惑。她很想狠狠仇
视对方,但末了,却是投来欲罢不能的蕩漾眼波。

  ——

  『看见没有!她爽得很,是吧?』

  「呜……呜呜……」

  『你搞什幺飞机?在哭吗?』

  「不,呜,没事……我只是为我的人生圆满了而感动罢了。」

  『你你你你你妈我妈他妈的!圆满你他妈的!现在才是开始而已!快点干起来啊!』

  ——

  「啊啊——啊——嗯啊啊——很,很爽——啊啊——」连续不断的抽动下,从肉体上
,从阴道里传来的阵阵刺激,已足够让女生妥协投降!她知道自己被强姦了,但她也知道
自己被干得很爽。毕竟心里再怎幺抗拒,身体的愉悦快感才是这一刻的最高主宰!

  「我的小嘉美!我也爽得要死了!」得了女生的口头认证,也着实推动戴翩泰更起劲
的抽插。而且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是可一不可再的破处之夜!所以为了不让青春留白
,为了不让晚年悔恨,他更是拼出吃奶之力摇动身体,让大屌不断抽插女同学的小穴,寻
求兴奋满足最大化。

  「再快一点,啊,很爽——我,啊啊——阿泰,啊——我要更多更多的,啊啊——」
被干得忘形起来了后,女生的身心二面已经彻底沦陷,刚才的憎恶怨恨已然抛诸脑后。而
为了追随原始生理慾望,她配合着对方来寻求极緻快感的最大化,主动抱住了戴翩泰,两
腿缠绕他的屁股,更送上热辣辣湿淋淋的舌吻,只求对方更卖力的干下去。

  「喔啊——这太爽了!小嘉美!我要爱上这个感觉了!喔啊,快要来了——」抽插了
数百次后,戴翩泰感觉到汹涌澎湃的高潮逐渐逼近。这让他更是胼手胝足的拼下去,把女
同学紧紧抱住固定,把全身精力都花在腰股间作出最后直路的大冲刺!

  「啊啊,啊——嗯啊啊——给我,阿泰——再快一点,啊啊——」连续绝顶快感之下
,女生只剩下放浪形骇的淫声浪叫。

  「喔啊啊啊啊!要来了!」射精的一瞬间,感觉有如五雷轰顶般的震撼着戴翩泰的身
心!随着精液连绵不断的从阴茎喷发出来,他觉得整个人好像被完全掏空了般,差点连呼
吸也要停止了一样。人生到此,他这才真真确确的了解到射精到底是什幺一回事,怎样的
一个过程!而这些曼妙的感受,都是过去十七年来的打飞机所无法比拟的!

  ——  我是分隔线  ——

  「嗄嗄……嗄,嗄……」

  射精过后,鸡巴软了,人也清醒了,戴翩泰这才争取到一点喘息机会,重新审视眼前
的人事物——公园里仍是笼罩在漆黑之中死寂一片,这里除了他和她的喘息声,没别的。
压在身下的是他的女同学,更是他最好朋友的女友,小嘉美。她是校花,是全校男生的梦
想对象。而刚才的十数分钟里,他被一个无法理解的奇怪力量操控了身心意志,在巨大的
不可抗力之下把她侵犯了。

  他默默的打量着小嘉美,她瘫软的躺在地上,双目无神的,呆张嘴巴的,喘嘘嘘的,
神志不清的,身上还在穿的就只有破烂破烂的校服。

  「……跑!」

  脑中浮现这字的瞬间,戴翩泰再一次连滚带爬的把衣物行装收拾好,头也不回拔腿就
跑落荒而逃。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